<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
<acronym id="cq2cu"><center id="cq2cu"></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世界酒店雜志 > 經營管理 >

21專訪丨開元旅業陳妙林:每月收入少了5億,最擔心后續全球經濟危機,民企如何自救?

時間:2020-03-27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包慧
  

3月17日,開元旅業集團創始人陳妙林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的獨家專訪。在采訪時,他表示:“民營企業要活下來,最重要的是要降低負債率。”

 

陳妙林

 

1988年,開元旅業集團從一家縣級招待所——浙江開元蕭山賓館起步。30年來,陳妙林通過連鎖擴張、多元經營和資本運作,將開元旅業集團打造成以酒店業為主導產業、房地產業和物業管理為支柱產業,總資產超過280億元的大型旅游產業集團。

 

2018年報顯示,開元旅業旗下的開元酒店集團按規模位列全球酒店集團第23位。在房地產業,陳妙林的杰出之作是在國內率先開創了“住宅+商業+酒店+旅游”的模式,他也率先在浙商中作出了交棒給經營團隊而不是家族二代的選擇,因為“經營企業三十年,我最大的本事,一是認人準,二是能分配股權。“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作為集團主營業務收入的酒店經營受到極大沖擊,日營收一度從原計劃的2000萬元/天降到30-40萬元,縮水達98%。在這種情況下,開元還是決定與合作伙伴共渡難關。

 

1月30日,開元酒店集團宣布免收旗下全國所有委托管理品牌加盟管理酒店(含外部委托管理、特許管理、第三方管理) 1月24日至3月31日的管理費,武漢加盟管理酒店免收2020年第一季度管理費。

 

 

 
 

每月少收入5億,最擔心后續全球經濟危機

 

 

 

《21世紀》:擁有400多家門店的西貝賈國龍說“貸款發工資撐不過3個月”,你有沒有算過,在目前的情況下,拋去固定費用支出,開元旅業集團一個月虧損多少錢,現金流最多能堅持幾個月?

 

陳妙林:測算過,今年2月到4月這三個月估計要虧損7個多億,過去三個月是7個億正現金流,現在是7個億的負現金流,所以影響現金流15億,F在我們一個月起碼少收入5個多億,本來一個月收入約為七八個億,停業后有些費用也部分減免了,這一正一負抵消后大概是每月少收入五個億。

 

我們也就三個月五個月可以挺,你讓我們挺一年兩年,任何一家企業都挺不過來,這是我們非常擔心的。

 

 

《21世紀》:集團現在收入最低跟去年同期比下降了多少?

 

陳妙林:1月份影響不大,1月23日以后影響比較大,2月損失百分九十九。我們現在99%的酒店都已經開業了,但實際營業收入只有往年的10%,效益肯定是負的,一個月的營業收入也就相當于過去一天的。

 

昨天(3月16日)是春節以來最好的一天,入住率也只有15%,但相比春節期間的1%已經非常好了。酒店入住率要到40%才是盈虧平衡點,沒到肯定是虧損的。

 

 

《21世紀》:沒有什么比活下來更重要。危機時刻是最考驗公司的時候,除了等疫情結束后反彈外,現在有沒有尋找什么突破口,比如餐飲業紛紛以外賣自救?

 

陳妙林:對于我們高星級的大酒店來說做外賣虧損會更大,酒店是得不償失的,整個流程都要全部改造,小的餐飲店可以做外賣,比如說我們蕭山有一家餐館,老板開著他自己的奔馳去送饅頭。但我們算過這筆賬,高星級酒店服務和品質才是我們的強項。

 

其實酒店停業的這一段時間內,滯留在我們自己員工宿舍的員工都超過一萬名,京東和盒馬都來找我們談過“共享員工”,但是出于員工安全考慮,我們沒合作。

 

 

《21世紀》:2020年疫情的影響你預計有多大?

 

陳妙林:這次疫情影響可能比較長遠,對餐飲服務行業沖擊也很大,首先是國內疫情對需求端的沖擊,接下來第二波是整個二三產業的收入都在下降,收入下降后反過來又影響消費,第三波沖擊波可能是全球化的經濟金融危機。

 

我不在意第一波的影響,國內疫情的影響,三個月就是三個月,四個月就是四個月,就算熬三個月少收入15個億,挺一挺就過去了。

 

我更擔心后兩波的深遠影響。尤其是世界經濟的影響,中國很難獨善其身。

 

尤其餐飲旅游行業是一個非常靈敏的經濟晴雨表,經濟一有波動,我們酒店馬上就能看出來,經濟活動減少了,酒店住宿的客人就少了,收入減少了,吃飯、度假和游樂場的客人也會減少,所以我們更擔心的是后期長久的影響。

 

杭州是全國最早推行健康碼的,但浙江省內各個城市的健康碼還不能互認,這是有問題的。有的地方政府缺乏擔當,不敢承擔責任,初期疫情防控不力,現在又矯枉過正。我判斷這次疫情繼續這樣持續下去,如果不****特殊的政策拉動消費,今年下半年有一半的旅游企業都要倒掉,現在都還在苦苦支撐。

 

比如說我們有兩百多家酒店,其中七十多家是我們自己控股的,還有一百五十家左右是委托管理的,這里面有很多行業的股東,國有背景沒問題,還有很多是民營企業,我估計一半都要倒掉。

 

 

 
 

“呼吁杭州市領導到餐廳吃飯”,支持酒店業

 

 

 

《21世紀》:有沒有裁員降薪?

 

陳妙林:第一我們堅持不裁員,在薪資方面,停業第一個月我們是全額發放基本工資的,停業第二個月(待崗在家的)就只發最低工資標準。高管層只拿50%的工資,這一項可以減少一部分的工資支出。

 

 

《21世紀》:從中央到地方都****了很多救助企業的措施,公司有沒有享受到?

 

陳妙林:有,比如說社保晚交,但晚交不等于不交。另外杭州目前已經確定部分房產稅可以打折,打多少折還沒有定。

 

我們作為重資產的酒店集團更希望能減免房產稅,在2003年SARS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房產稅都是免的,2003年免繳半年房產稅,2008年免繳全年房產稅,但這次疫情國家還沒****相關政策。

 

 

《21世紀》:南京和寧波都已經面向市民發放過億的消費券,你對這個措施怎么看?

 

陳妙林:2008年就有個很好的政策是給杭州市市民每個人發放一千元的旅游消費券,我們強烈呼吁這次杭州市也能直接發放消費券。消費券是拉動消費的好辦法,澳門發放一萬澳幣的消費券,我們發個五百總可以吧。

 

另外還有一個強烈的建議,像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3月9日到南京大排檔品嘗鴨血粉絲等小吃一樣,我們也熱烈歡迎杭州市領導干部帶頭來酒店吃飯,這是對行業最大的支持。

 

 

 
 

如何自救:重組輕裝上陣、減緩擴張

 

 

 

《21世紀》:公司的資金來源是如何組成的?

 

陳妙林:我們目前的資金來源,一部分是銀行抵押貸款,因為酒店是重資產,抵押比較方便。一部分來自資本市場,開元酒店集團去年上市公開募集的資金還有10多億在賬上,另外就是發債,但發債風險大成本高,所以我們原則是能不發債就盡量不發債。我們現在整個債券存量只有5、6個億,已經獲批的還有20多億。

 

最后還有銀行授信有20多億,比如農行蕭山分行就主動對接,在2019年度為集團增量授信2億元的基礎上,僅僅用時4天再次向我們集團增加授信2億元。

 

所以我們的資金安全沒有問題,集團有三大塊產業,酒店、房地產和物業管理,周轉余地比較大。但是能不拿的錢就盡量不用,因為負債就要付息,當然低息貸款我們肯定想要。

 

 

《21世紀》:低息貸款從中央到地方都****了相關政策,公司能享受到嗎?

 

陳妙林:目前我們還在爭取中。

 

能享受低息貸款的企業名單是由地方經信局上報的,經信局管的是工業企業,我們這類旅游酒店企業就沒可能享受到。比如杭州市蕭山區已經上報了五批享受低息貸款的企業名單,但三產服務行業的一家都沒有,而三產服務行業才是疫情中受損最嚴重的行業。

 

 

《21世紀》:公司采取了哪些自救的措施?

 

陳妙林:即便集團資金充裕,為了應對此次疫情帶來的危機,開元也在考慮戰略重組。

 

而且資產重組的計劃其實是在去年年底疫情爆發之前就作出了。因為即使疫情沒有爆發,民營企業生存本來也就很難。我們判斷中國經濟長久維持高速發展動力是不足的,這種情況下,輕裝上陣減輕負擔。

 

預計通過資產重組,剝離一部分商業資產和酒店資產,在6月份之前我們還能拿到15億左右的現金。 

 

 

《21世紀》:去年年報披露,開元酒店集團2018年內累計新簽約酒店96家(2017年:53家),累計新開業38家(2017年:22家)。擴張計劃在今年是否會停止?

 

陳妙林:那不會。我們不會停止擴張,但擴張的方式會變。

 

比如說早十年基本是自己投資自建酒店的擴張模式,早五年是一半自己投資一半委托管理輕資產,從2018年、2019年開始,我們自己投資新建的酒店比例降到約10%,90%是靠委托管理來擴張的。

 

2020年開始自己投資的酒店就更少了,我們現在在計劃中要投資的還有3家酒店,原定計劃2020年要新開酒店150家,新簽約酒店200家,疫情影響擴張規模會有所減小,但今年新開酒店至少還要達到100家,這當中自己投資的也就兩三家,百分之九十五都靠輕資產擴張。所以擴張速度不會減慢,但模式會變。

 

 

 
 

民企怎么辦:降低負債率是王道

 

 

 

《21世紀》:經過這次疫情,很多民營企業都在反思自己的商業模式有沒有抗風險能力,你怎么看?

 

陳妙林:我有一句話想對民營企業家說,一定要把負債率降到最低,不要先追求做大,要先考慮做強。不做強就做大了只有作死,做強做穩比做大更重要。

 

在目前情況下,民營企業要抗風險自己能做到的就是這一條,其它都要靠外部環境。

 

 

《21世紀》:民營企業為什么這么難?

 

陳妙林:我給你舉個例子,不說別的,就拿財務成本來說。國企能拿到基準下浮百分之十五也就是年化三點幾的貸款,像我們比較大型且優質的民企,能拿到的貸款也要六點多,是他們的一倍,資產差一點的民營企業能拿到7-8個點的貸款就很好了。在這樣不公平競爭的情況下,我們從零開始跑,國企從50米開始跑,我們永遠跑不過他們。

 

 

《21世紀》:跑不過怎么辦?

 

陳妙林:跑不過只有退了,民營企業只有出讓一部分股權,求生存下去。

 

 

《21世紀》:民企為何只能退?

 

陳妙林:國企能用三點幾的銀行貸款來兼并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就算貸款成本都要七八點,國企貸款來的錢扣掉利息還有三到四個點的回報,他們當然愿意做了。

 

盡管政府一直在強調支持民營企業的發展,但客觀形勢來看民企還是很困難,就講利率和財務成本,其它都不講。國有企業有政府背書不背責任,我是銀行行長我也貸給國有企業。這個問題不解決,民企的困境就沒法扭轉,長久來看經濟一定會出問題。

 

 

《21世紀》: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你有什么具體的建議?

 

陳妙林:前段時間,浙江省召開我們開座談會,我在會上也提了一個意見。比如說浙江,民營企業占到六成的稅收,那么能不能考核銀行,貸款的六成必須貸給民營企業?貸款給民營企業是有風險的,所以我們可以接受利息相應提高一點。

 

 

 
 

“我們家族永遠不會插手開元的經營”

 

 

 

《21世紀》:你在2017年將董事長的職位交給陳燦榮,在把整個開元旅業的經營管理交給管理團隊之后,你現在主要的精力花在什么地方?

 

陳妙林:我沒有退休,還是正常在集團上班,每天準時八點就到公司上班,從不翹班,一輩子的習慣,人也空不下來,空下來要出毛病的。

 

雖然我卸任了董事長和總裁的職務,但還在盯著投資項目、重大戰略重組和重要的財務審計,我作為實際控制人不可能什么都不管,我現在就相當于“紀檢組長”。

 

 

《21世紀》:對于當年沒有交給女兒而是給了管理團隊的接班安排,你現在回過頭來看如何評價?

 

陳妙林:2017年交班,現在三年過去了,我認為當初這個決定是完全正確的。我把公司交給經營團隊之后,三年來他們幫我把負債率降低了15%,這是我非常感謝的。

 

去年年終大會上我也說了,2019年是我們企業最好的一年,一個標準就是負債率大幅降低,如果說,這場疫情發生在三年前,我們企業可能就危險了,F在可以說是穩如泰山,雖然受到沖擊很大,但生存沒有問題。

 

 

《21世紀》:你們家族未來都不會再插手開元集團的經營管理?

 

陳妙林:我們家族都不會插手。我大女兒和大女婿在上海做風險投資,大女婿自己家里有家產需要打理,不會過來我們公司。小女兒女婿雖然在開元工作,但都不是很重要的崗位,他們很滿足于現在的狀態。小女婿在房產公司做副總,小女兒在森泊度假樂園做副總,負責營銷,做得不錯。

 

 

《21世紀》:關于二代接班的問題,你有什么建議?

 

陳妙林:二代是否接班,因人而異因企而異。以我自己為例,開元這么大的企業交給女兒,讓她接手她也承受不了,我們公司也承受不了。

我看到浙商二代中有接的好的,但總的來說,接的不好的更多。所以總體來看還是要看條件,如果二代自身不愿意接班,交給經營團隊不失是個好選擇。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