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
<acronym id="cq2cu"><center id="cq2cu"></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國內資訊 >

人民日報:新旅游正在來臨

時間:2022-03-14來源:未知 作者:2013newworld
  
圖片

進入新發展階段,我國的旅游將會迎來大變局。老齡化時代、高速交通時代、經濟新常態時代、大數據時代、共享經濟時代、國家治理時代、創新驅動時代、后工業時代時代、后疫情時代機理的相互作用,是大變局背后的邏輯。這些時代因素相互作用,相互疊加,會對我國的旅游發展模式、產業組織、產業形態、產品形態、空間形態產生重大影響,形成新的發展格局,使旅游發生一個大的變局,這個大變局的重要標志便是新旅游體系的形成。

從旅游市場動力來說
從原先旅游供給側發力
轉向旅游需求側發力
 
我國旅游發展40多年的歷程,原先旅游是借助于改革開放所形成的世界旅游需求起步的,在國內旅游需求與消費缺失的環境下,是依賴于外部旅游需求的持續注入形成的旅游體系。旅游供給不足、外部旅游需求既定的特定環境下,政府主導戰略促使我們從供給側入手來推動我國旅游發展。
 
這就形成了一個固定思維,在旅游領域,只要有供給,就會有需求,供給決定需求的理念成為旅游領域的共識,也成為旅游部門推動旅游發展的工作重心。即使在國際旅游消費不足,國內旅游消費需求放緩的環境下,我們依然是從供給側發力,來尋找旅游增長點。
 
智慧旅游、全域旅游、鄉村旅游、紅色旅游的提出、度假區建設、旅游景區建設、休閑街區的建設,這些不同時期的工作重點,都是從供給側入手來解決旅游發展的問題的。應當指出的是,這些工作對推動我國旅游的發展,旅游產業體系的形成以及旅游產品體系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其成績不可小視。然而,從我國旅游發展的歷程來看,形成我國旅游發展的變局,卻是從需求側發力推動的結果。
 
我國國內旅游的大規模興起是2000年,起因是國家調整了假日制度,全年形成了三個黃金周,旅游需求有了連續性時間保證,國內旅游才有了大發展的條件,到2019年國內旅游達到60億人次;我國出境旅游的大規模興起是2007年,起因是國家放寬了中國公民申請護照條件以及中國公民換匯申請額度,使得中國出境旅游快速發展,到2019年,中國出境旅游達到1.5億人次。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盡管供給側具有重要作用,但推動我國旅游大發展,無論是國內旅游,還是出境旅游,卻是需求側推動的結果。
 
在我國旅游進入新發展階段,旅游產業體系日漸完整時,如何放大旅游對國民經濟發展的效能,提升旅游貢獻率,盤活旅游領域沉淀資產,是新時期旅游發展的重要任務。就當前來說,在繼續進行旅游供給側結構性調整的同時,通過旅游需求側的制度性調整,激活旅游消費的潛在需求,是推動旅游有效增長的關鍵。
 
我國有巨量的潛在旅游消費需求,但這種潛在的消費需求,由于制度上的障礙,不能有效釋放,多種旅游形態難以形成完整體系,在旅游市場上形成了“千軍萬馬過觀光旅游獨木橋”的局面。就現實來說,在世界上占有較大比重的研學旅游、房車旅游、海洋旅游,之所以在我國發展緩慢,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制于需求側制度性的約束。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要改變以供給側為重心推動旅游發展的固有思維,通過系統的需求側管理與制度上的調整,來推動我國旅游新市場發展格局的形成。
 
 
從旅游形態來說
從原先體能性旅游形態為重心
向體能性和技能性旅游形態共同發展轉變
 
旅游是一種人的空間移動,通過空間移動實現人與自然空間的交換,獲得某種效用。從交換主體(旅游者)的條件劃分的旅游形態,一種是體能性旅游,一種是技能性旅游。體能性旅游是借助于人體基本的運動能力滿足旅游消費的旅游形態,觀光旅游、度假旅游、休閑旅游都屬于體能性旅游形態;技能性旅游是通過旅游者掌握并運用專門技術實現旅游的旅游形態,滑雪旅游、滑板旅游、滑翔旅游、登山旅游、探險旅游、潛水旅游、帆船旅游、攀巖旅游都屬于技能性旅游形態。
 
長期以來,我國旅游產業、旅游產品和旅游空間形態都是圍繞著滿足體能性旅游開發建設的。經過40年的發展,體能性旅游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體系、產品體系和空間體系。然而,以滿足技能性旅游的產業體系、產品體系和空間體系還存在短板。隨著新生代旅游群體的形成,隨著旅游深度發展,圍繞著技能性旅游的產業體系、產品體系和空間體系的構建,便成為旅游新發展階段的重點工作。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要改變以開發建設體能性旅游為重心,轉向體能性旅游和技能性旅游共同發展的新格局。
 
 
從旅游要素組合配置來說
從原先旅游要素組合化
向旅游要素獨立化轉變
 
旅游的行為受其內在動機決定,外部環境影響,便形成了旅游形式。因此,旅游過程中所必需的各個要素(食、住、行、游、購、娛),必然依據旅游者的旅游行為形成配置,以實現其旅游。由于不同的旅游要素在實現其旅游行為的重要性的不同,其配置方式也會有所不同。在原先旅游的市場上,旅游行為主要是觀光旅游,“游”的要素便成為觀光旅游行為的核心要素,其它各個要素圍繞著“游”的要素進行組合,形成以旅行社、旅游線路、旅游景區為核心的旅游產業組織和空間組織。
 
這也是原先旅游發展的主要形式。隨著旅游深度發展,旅游行為也由觀光旅游向觀光旅游、度假旅游、休閑旅游不斷地演變,旅游行為的需求變化也使得旅游要素的供給配置發生了重大改變。這種變化的一個重要結果,便是旅游要素獨立化。
 
旅游要素從原先的組合化向獨立化演變的前提,是旅游行為對旅游要素的依賴性的區別。觀光旅游依賴的是“游”的要素;度假旅游依賴的是“住”的要素;休閑旅游依賴的是“食”和“娛”的要素。當多種旅游行為并存于同一個旅游市場,同處于一個旅游目的地時,也必然會使旅游要素向獨立化方向發展。當旅游要素獨立化發展成為一種趨勢時,必然會引起旅游產業組織和旅游空間形態發生重大調整。
 
進入新發展階段,全國范圍內的主題酒店、精品酒店、民宿等一批新興旅游業態的興起,以及一大批度假區、露營地、風景道的建設,便是度假旅游興起,促使“住”的要素獨立化的結果;全國范圍內旅游文化演藝、旅游節事、賽事的興起,以及休閑街區、文化街區的建設,便是休閑旅游興起所帶來的“食”和“娛”要素獨立化發展的結果?梢哉f,旅游要素獨立化發展是新旅游的一個重要特征,也是我國旅游未來發展基本方向。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要改變以旅游要素組合化構建旅游產業和空間體系的發展模式,以旅游要素獨立化來構建旅游產業體系和空間體系。
 
 
從旅游方式來說
從原先旅游的生活方式
向生活方式、學習方式、成長方式三位一體轉變
 
旅游作為人類社會特定發展階段的產物,其基本屬性包括經濟、文化和社會三種不同的屬性。從經濟屬性來說,旅游是一種生活方式;從文化屬性來說,旅游是一種學習方式;從社會屬性來說,旅游是一種成長方式。在先前的旅游發展中,我們更強調旅游的經濟屬性,關注實現旅游生活方式的產品和產業的構建,很少強調旅游的社會屬性和文化屬性,很少關注實現旅游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的產品和產業構建。
 
隨著我國旅游的深度發展,我們更加認識到這樣一個問題,旅游不僅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旅游是修身養性之道,中華民族自古就把旅游和讀書結合在一起,崇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世界各國特別是世界文化大國在發展現代旅游業中,除了將旅游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外,更注重將旅游視為一種重要的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來加以推廣。
 
旅游從經濟屬性向社會和文化屬性延伸,從人的生活方式向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轉變,既是大眾旅游發展的表現,也是一個國家旅游發展成熟與否的重要標志。因此,在我國旅游業新發展階段,除了發展具有生活方式的旅游形態,構建具有文化目的的旅游體系、發展具有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的旅游形態,也是我國旅游新發展階段的一項重要任務。
 
就當前來說,業界應以世界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以及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為依托,通過對我國文化遺產地、自然遺產地和國家文化公園不同的文化元素、文化遺產、文化基因、文化形態、歷史事件、重大工程、標志性景觀和地理形態進行深入挖掘、提煉和系統組合,形成具有文化目的的旅游體系,使我國的文化遺產地、自然遺產地和國家文化公園不僅成為體驗生活方式的空間,更成為人們體驗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的空間,全面推動大眾旅游發展。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要改變以旅游生活方式為重心的旅游發展模式,以實現旅游的生活方式、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為目標來構建旅游產業體系和空間體系。
 
從旅游融合方式來說
從原先“旅游+”向"+旅游"轉變
 
旅游是一種消費現象,如何將旅游消費作為一種力量,來帶動與旅游相關行業的發展,是旅游關聯經濟所要研究的問題。在早期我國旅游發展中,受社會經濟發展的限制,公共服務能力以及基礎設施的不足,只有通過“旅游+”的方式,來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這也成為旅游融合發展的一種模式。
 
利用旅游+交通,帶動旅游目的地交通設施的改善,推動道路設施建設和道路環境、的提升;利用旅游+農業,帶動農村環境的整治和鄉村社會經濟的發展:利用旅游+工業,推動工業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以及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利用。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旅游相關產業能力的提升以及大眾旅游的全面發展,通過旅游賦能便成為推動與旅游相關產業發展的關鍵性問題。
 
而破解這個問題的關鍵是要通過“+旅游”方式來實現。隨著旅游形態日益豐富、旅游規模日趨擴大,旅游能量不斷增強,與相關產業經濟聯系不斷緊密,經濟社會完全可以借助于旅游賦能,通過“+旅游”的方式,提升產業的附加值,實現新舊動能的轉換。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要改變以往的“旅游+”發展方式,通過旅游賦能,以“+旅游”的發展方式,全面推進經濟結構的調整和經濟社會的發展。
 
從旅游服務組織來說
從原先的企業組織生態為中心
向平臺組織生態為中心轉變
 
新旅游一個突出表現是數字賦能下的旅游。是以互聯網為依托,通過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和場景技術,對旅游價值鏈和產業鏈升級改造,優化要素與資源配置,重構旅游組織生態圈的旅游新模式。數字賦能下的旅游與傳統旅游的重大區別在于旅游組織生態的變革。
 
傳統旅游的組織是以企業組織生態為核心的,旅游資源與要素的配置以及運營都是以某個處在產業鏈核心地位的企業為中心實現的。在先前旅游發展中,旅游運行都是以旅行社這種企業組織為核心的,旅行社成為當時旅游資源和旅游要素的配置者、運營者,旅游資源和要素的供給者如酒店、景區都是依據旅行社線路產品的技術標準提供自己的產品和服務。數字賦能下的旅游是以平臺組織生態為核心的。
 
旅游資源與要素配置、運營多數是通過數字平臺組織來完成的,平臺組織成為旅游資源配置的運營主體。旅游平臺借助于數字技術和場景技術構建起組織生態圈,不僅注重線上的數字技術為旅游服務商和旅游者提供服務性變革,也能通過數字技術整合旅游資源,更能按照共享經濟的法則盤活閑置資源,提升旅游全要素生產率,從而對旅游產業全方位改造和升級。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從原先的企業組織生態為中心向平臺組織生態為中心轉變,形成新的旅游組織生態。
 
 
從旅游發展方式來說
從原先的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
 
我國旅游發展引擎的驅動力量,既是一個理論問題,也是一個重大實踐問題?v觀我國40多年的旅游發展歷程,在不同的旅游發展階段,驅動我國旅游發展的引擎都是不同的。在旅游發展的初期,依靠的是“對外開放”的引擎,借助于外部需求紅利,構建起我國旅游發展的基礎;在旅游發展的中期,特別是國內旅游需求的興起,依靠的是資源、土地和勞動等要素驅動,構建起較為完整的旅游產業體系,使我國旅游的進入了一個黃金發展階段,成為我國社會經濟的支柱產業;過去的10年,依靠投資驅動,全方位帶動我國旅游從“小旅游”體系向“大旅游”體系轉型,構建起較為完善的旅游經濟體系。
 
進入新發展階段,要實現旅游的高質量發展,依靠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是難以提升旅游領域全要素生產率的,創新驅動必然成為推動旅游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通過制度創新,創造旅游新需求,產生新市場;通過產品創新,創造旅游新玩法,產生旅游形式;新通過技術創新,創造旅游新服務,構建旅游新流程,形成資源與要素新能量;通過管理創新,創造旅游新機制,產業旅游,產生旅游發展的新環境;通過組織創新,創造新市場主體,產生新業態,構建旅游組織新的生態圈,形成旅游新的產業鏈。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通過創新驅動引擎,全面推動我國旅游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
 
旅游空間關系來說
從原先目的地與客源地單一關系
向碳匯地與碳源地復合關系轉變
 
旅游是人的空間移動,必然形成空間與空間關系。從旅游基本特征分析,旅游是物質文明與自然文明的空間交換,處在物質文明空間的人尋求自然文明的現象。在城市化、工業化非均衡發展的推動下,這兩個文明在不同的地理空間必然會形成差異。處在城市化和工業化核心地區的空間,其物質文明程度遠遠高于其它空間,又因為城市化和工業化固有的缺陷,使其自然文明得到某種程度的破壞。
 
相反,處在城市化和工業化非核心空間,雖然物質文明程度較低,但卻一定程度上保留了自然文明。城市化和工業化的結果形成了物質文明和自然文明空間上的差異,也為旅游發展創造了條件,這就是二戰以后,世界進入工業化發展階段,旅游這種現象全球興起的重要原因。兩個文明的空間交換,呈現出城市空間向鄉村空間、經濟發達空間向欠發達空間的旅游過程。從旅游角度認識空間關系,是旅游客源地與旅游目的地,從經濟角度認識空間關系,是經濟發達地區與經濟欠發達地區;從生態角度認識空間關系,是碳匯地與碳源地。
 
在原先旅游發展中,我們僅僅是旅游的角度來認識這種空間關系,也就是從旅游客源地和目的地內在聯系來思考旅游發展的。在進入新發展階段,旅游生態問題,生態的旅游聯系已成為一個重要問題。我們是不是應從生態角度來思考旅游空間關系呢?比如,城市人到鄉村旅游,經濟發達地區的人到經濟欠發達地區旅游,從生態角度來認識這種空間關系,實際上是碳匯地與碳源地的空間關系,也是一種碳交易的關系。
 
城市以及經濟發達地區往往是碳源大于碳匯的空間,鄉村以及經濟欠發達地區往往是碳匯大于碳源的空間,通過這兩個不同空間的旅游,可以實現某種意義上的碳中和。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就是從旅游生態理念出發,從生態旅游與生態環境內在經濟關系入手,通過制度設計,重新構建以生態旅游為重心、碳源地與碳匯地的相互聯系的旅游產業體系和旅游空間體系。
 
 
 
從旅游與經濟社會關系來說
從原先旅游產業化向旅游化轉變
 
旅游作為經濟社會和領域,與國家社會經濟發展存在著密切聯系,是國家社會經濟發展走向的晴雨表。過去40多年,在國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發展戰略推動下,旅游由原先的事業屬性向產業屬性轉型。經過40年的發展,我國的旅游產業無論是規模還是質量都有了長足的發展,旅游的產業化發展已經完成。進入新發展階段,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戰略,標志著我國的旅游進入了一個不同于先前發展時期,也具有新的發展目標和新的歷史使命,旅游化將成為這個時期的中心發展目標。
 
我們清楚地看到,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在經濟社會領域,旅游化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具體表現在消費、空間和產業的旅游化過程。消費的旅游化反映在人們日;ㄙM支出中用于旅游、休閑比重在不斷提升,旅游成為家庭日常消費的重要部分;空間的旅游化表現為一個地區常住人口的出游率以及外來旅游者的到訪率不斷提高;產業的旅游化表現為旅游領域行業種類和企業數目不斷增加,業態不斷豐富,就業人數不斷擴大。
 
如果這種發展趨勢不斷強化,旅游化必然成為工業化之后,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一種新型發展方式。通過工業化和旅游化“兩化”的雙輪驅動,全面推動中國社會經濟實現新發展階段各項目標。借助于日益增長的巨量旅游消費,通過對經濟社會資源、相關產業、生態環境、公共服務等要素整合和優化,形成與社會經濟的融合發展的態勢,成為全面帶動和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因此,變局中的新旅游,旅游化將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一種發展方式。
 
本文圖文若有侵權問題,請及時告知我們處理。
 

更多新聞

· 第15屆年度大會——“2022文旅國際峰會暨世界酒店論壇”將于七月底在海南隆重召開

· 全面招商合作——2022文旅國際峰會暨第十五屆世界酒店論壇系列活動籌備工作啟動

· 新征程#與2022同行——WHA&PTCG 15周年系列重要活動計劃綱要(歡迎合作)

· 新招聘#WHA&泛旅文化集團傳媒工作中心招聘采編主管和美術編輯

圖片

【WHA】【泛旅通訊社】【文旅雜志社】【文旅國際研究院】【文旅國際峰會】:

國際視野、行業聲音、價值發布

WHA是世界酒店聯盟的簡稱。世界酒店聯盟和泛旅文化集團是旅游和酒店業頗具影響力的文化、資訊、傳媒、論壇(峰會)、獎項評選、品牌連鎖加盟、投資管理、供應商產業鏈合作的綜合服務平臺。泛旅通訊社、文旅雜志社、文旅國際研究院以及文旅國際峰會作為WHA合作聯動的官方微信平臺,分享具有時效性和前瞻性的旅游和酒店業行業資訊。

歡迎您成為【WHA】【泛旅通訊社】【文旅雜志社】【文旅國際研究院】和【文旅國際峰會】官方微信平臺的讀者與作者,及時獲取旅游和酒店行業諸多有價值的信息。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