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
<acronym id="cq2cu"><center id="cq2cu"></center></acronym>

旅游業復蘇隱憂:酒店醞釀降星放低運營成本

時間:2009-10-13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史上最長的“黃金周”,帶來的是破紀錄的旅游業增長數字。根據全國假日辦在10月9日發布的統計數據,十一期間,全國共接待旅游者2.28億人次,同比增長28.5%;實現旅游收入1007億元,同比增長26.4%。

  然而從“黃金周”人均消費額看,這個復蘇卻有點耐人尋味。中國旅游研究院此前所做的預計,是人均消費在十一期間達500元,但全國假日辦公布的實際數據卻是441元,低于去年十一黃金周人均消費448元的水平,降幅達2%。

  這是否意味著消費者仍然愿意出行,但卻緊捂著錢包?

  盡管答案仍未明,但產業鏈正在適應這一微妙變化。包括喜達屋、希爾頓以及洲際酒店集團在內的酒店連鎖集團,都隱晦地表達了對部分高星級酒店進行降星,以節省支出的決定。

  開支縮減

  “黃金周”后,各地旅游捷報頻傳。

  其中,北京市在長假期間接待了1497萬人次,同比增長58.9%,旅游總收入53.9億,比歷史最佳的2008年同期還增長了3.1%;上海的接待游客數與旅游收入增長,則分別達17.3%與21%;安徽、廣西雙雙錄得接待游客數與旅游收入的雙位數增長,基數較高的云南雖然旅客數僅增長了0.8%,但旅游收入增加了10.3%。

  中國旅游業強勁的復蘇,也與全球業界圖景大致一致。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秘書長Taleb Rifai在10月2日表示,“旅游業的商業信心正在回歸,商業差旅與休閑游的需求都在改善。”

  然而國信證券分析師廖緒發卻在10月12日指出,即使對今年與去年十一“黃金周”的人均消費額按實際因素進行調整,則兩年的數字分別為442元與415元,平均消費額仍然錄得1%跌幅。“這讓我們回想到今年上半年國內游人均消費為497.9元,低于去年同期502.9元,降幅為0.98%。”他認為,這表明盡管金融危機未對旅游決策造成很大影響,但人均消費卻受到了沖擊。

  這是自2003年以來,國內十一“黃金周”調整后人均消費額首次按年下跌。

  酒店業正為此觀察旅游消費的變化。行業權威研究機構Smith Tavel Research的負責人Elizabeth Randall對此表示,根據8月的統計數據,中國酒店業的日均房價按年下跌了50.5%,而每客房可獲收入也同比下跌了47.5%。然而,Randall承認去年奧運在8月舉行的干擾因素,可能扭曲了今年的對比基準。

  但從整個亞太區看,酒店入住率仍然按年下跌了3.3%,日均房價與每客房可獲收入更分別下挫了24.7%與27.1%。這一情況甚至波及了經濟型酒店。“如家的管理層預期每客房可獲收入在三季度(經濟型酒店的旺季)會保持平穩或稍微下跌,但會比今年二季度的情況有改善。”花旗分析師Cici Lam說。

  降星潮涌?

  這令投資者把目光投向高星級酒店的安全邊際。

  喜達屋酒店與度假村集團的發言人K.C. Kavanagh就在日前表示,集團會對部分酒店項目的服務水平進行下調,也包括對星級進行調整,直到市場完全恢復。希爾頓全球的行政總裁Stephen Bollenbach更直言,保持現有星級需要很大的資本支出,但星級高低與投資回報率高低卻并不掛鉤。

  根據洲際酒店集團提供的數據,今年至今在國內已經簽約的酒店合約中,最高端的洲際有11家,高端商務酒店皇冠假日有32家,但中端和中低端的假日與快捷假日酒店,數量則分別高達48家與22家。在奧地利,該酒店集團剛決定不再維持對其維也納五星級酒店的現有星級。

  所有承認會對旗下高端酒店進行降星的公司,均拒絕透露下一步的計劃,而喜達屋更對哪些酒店的服務水平會被“下調”閉口不談。“按理說,房間里少一個水果盤,或者泳池邊的毛巾不再有專人遞送,應該不會顯著影響體驗,但又能節約可觀的成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旅游業人士說。

  “無論在全球任何的酒店市場,中檔酒店永遠是占絕大多數的。中國未來也一定將朝這個方向發展,這也是為何我們對旗下的假日酒店品牌進行全面的重塑計劃。”洲際酒店集團大中華區總裁柏思遠如是告訴本報記者,為更新旗下中端檔次的假日酒店設施與服務,洲際酒店集團花費了10億美元。

  洲際酒店集團否認,業主與市場正施加壓力,要求將合作的酒店項目檔次降低。“就原則而言,經濟環境并非決定一家酒店是洲際還是假日的決定因素,這需與酒店集團本身在某城市的發展定位吻合,還要考慮項目本身的質素。這不是酒店業主一方說了算的。”一位洲際酒店集團內部人士說。

  花旗分析師James Ainley就認為,對高星級酒店的壓力,可能只是旅游業復蘇的階段進程而已。“在一個典型的周期中,第一階段酒店的需求會下降,但酒店集團會穩定房價,因此利潤大致不變;在第二階段,折扣戰開打,下跌的每客房可獲收入可以反映入住率之前以來的跌幅;第三階段,受低房價吸引,入住率穩定;第四階段,復蘇令入住率上升,但房價仍受壓;第五階段,需求超越供應,日均房價重新上升。”他認為,目前酒店業仍處于第四階段。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