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sup id="cq2cu"><div id="cq2cu"></div></sup>
<acronym id="cq2cu"><center id="cq2cu"></center></acronym>

戴斌:《2009上半年旅游經濟分析與下半年預測》

時間:2017-03-27來源:搜狐旅游 作者:
  大家好!首先代表研究院歡迎大家來我們院,一起來討論一下2009年上半年旅游經濟形勢的運營情況和下半年的發展預測。我把基本情況跟各位媒體的朋友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從2009年上半年的情況來看,整個旅游經濟運行是相對穩定的,跟08年的下半年相比,應該說降幅有所收展。 金融危機對旅游經濟的運行總體來看沒有超出我們原來做的估計和預期,但是有一個東西是我們事先沒有估計到的,就是甲型H1N1流感爆發以來對旅游業的沖擊是非常大的,特別是第二季度對我們旅游經濟的影響,可以說超出了金融危機對旅游經濟的影響。在2009年下半年來看,我們想發展旅游消費在國家戰略層面上是更加明確了,金融危機對旅游業的影響我們想相對會趨于緩和,甲型H1N1流感可能是最大的變數。甲型H1N1流感如果得當有效的防控或逐漸消除,我國旅游經濟全年總體上仍將保持平穩增長。

  下面我想分別就這些問題跟各位媒體朋友詳細的說一下。

  一、2009年上半年旅游經濟運行分析。

  2009年上半年,應該是兩大因素,宏觀因素的變動,就是金融危機和甲型H1N1流感雙重沖擊,旅游經濟進入戰略性的調整期,旅游總需求呈現出“總量增長,兩升一降”的態勢,產業發展處于低位運行的狀態。

  1、發展環境:金融危機影響還在延續,甲型H1N1流感對旅游業的沖擊雪上加霜。

  第一季度,國民經濟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1%,跟第四季度相比有所降低,總的來看,第二季度又在企穩回升,預計達到8%,這樣的情況下4月份爆發了甲型H1N1流感影響就更為突出了。特別是6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甲型H1N1流感警戒級別由5級升至6級,就預示整個旅游經濟運行從局部地區擴展到全球。對我們國家來說,在爆發以來采取的措施乙類傳染病甲類防治,意味著我們整個警戒的級別對甲型H1N1流感調控的級別是調的非常高的,現在來看是在回落,可能采取的是乙類傳染病乙類防治,又增加了新的變數?偟膩碚f,甲型H1N1流感的爆發,特別是我們國內在傳染病防治方面采取了加強的措施或者全民防控的措施,這個對旅游經濟的影響最大。

  我們知道旅游經濟的運行取決于三個大方面的因素,第一,消費者的收入預期,有沒有旅游經費,第二,旅游者有沒有時間,第三,政策是抑制的還是鼓勵的。時間上約束,國際上沒有大的變化,但是國內今年五一黃金周取消,應該說對遠程旅游影響是比較大的。甲型H1N1流感爆發,國內連續發了71個旅游提示,其中墨西哥發的是旅游警告,應當說對全球范圍內,包括社會組織一系列舉措,對全球范圍內消費者空間的流動信心是很重要的打擊,或者說人的消費需求被抑制了或者被放大了,消費需求抑制的程度由于甲型H1N1流感爆發,和各國政府,特別是我們國家政府采取的一些措施,這樣一種影響是被放大的。

  綜合這幾個因素考慮,應當說我們國家的旅游經濟運行在二季度整個宏觀環境是不利的。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感覺到也有一些機遇,我想可以從這兩方面來體現。

  第一,在旅游經濟運行當中,由于受到甲型H1N1流感和金融危機的影響,迫使我們科學的來判斷或者促使我們科學的來判斷什么因素在支撐著中國旅游經濟運行的基礎。整個中國旅游經濟運行的基礎,從市場來看我們過去強調是入境旅游市場,但是從08年來看,我們的國內旅游已經居于絕對主體地位。2008年我們旅游經濟運行中入境旅游是1.31億人次,我們的國內旅游達到了1.12億人次,這里面幾個數據表明,我們的國民旅游占整個旅游經濟市場面總數占到了91%還要多,收入占到了74%。與此同時我們也感覺到,我們是17.72億人次,創造了旅游總收入只有8779億,意味著人均消費不到500皮,其中城市人口800多塊,農村人口更多,不到300塊。根據這個數據我們判斷,一方面,國內旅游成為支撐整個中國旅游經濟運行市場基本面的一個核心或者基礎,另一方面,我們考慮中國的國情,消費量又比較小,所以我們判斷整個旅游進入大眾化旅游時期。受金融危機的影響,入境旅游受到抑制的情況下,我們應當說國內市場作用得到越來越明顯的凸顯?梢哉f整個國家旅游經濟運行的市場結構在發生很大的調整,我們的政策措施也從市場秩序的擺放,從優先發展入境旅游逐漸逐漸發展到以國內旅游為基礎,特別是09年,為了應對金融危機,國內旅游擺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加上最近中央領導在海南、在甘肅等一系列講話,可以說旅游環境發展宏觀環境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如果說沒有這次金融危機,我們對旅游消費在整個消費中的拉動作用、在整個經濟中的主導性作用不會得到今天這樣一種轉變。一旦一項事業或者一項產業上升到國家的高度,意味著發展的黃金時期就到來了。我們看一下在整個上半年,除了中央政府一系列的講話、一系列的文化在大力的培育旅游消費的熱點之外,我們旅游主管部門也在發展鄉村旅游、在促進旅游就業、在國家旅游線路、區域旅游發展都做了一些重大的舉措。特別是地方政府在體制、機制的創新方面,在促進消費總量的提升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說為了應對金融危機,沿海的發達地區多數都發行了旅游消費券,像海南的國際旅游島,應當說也是前所未有的把一個省級旅游區范圍內把旅游業作為主導性的戰略,這分析我們院里面石培華副院長在這中間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他們現在也在研究進一步的舉措。像河南提出旅游立省,像福建打造海西旅游圈等等這樣一些區域性的政策,包括在重慶剛剛召開的西部旅游博覽會,在上海召開的世博旅游博覽會,對提振信心、營造旅游氛圍方面應該說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總的來看,經濟面和整個旅游消費的基礎面在上半年是不利的,但是從宏觀的政策面上講,從地方政府的創新長講,應當說做的比較好,非常有利的增長環境,可以說旅游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2、市場表現:總量平穩增長,三大市場“兩升一降”。

  2009年上半年,我國旅游需求總體上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長,但從結構上來看,入境、國內、出境三大旅游市場變化的方向是不一樣的,國內入境都在增長,但增長的幅度也不一樣。比如說國內旅游,無論是從收入還是從人數,我們預計都有10%的增長,國內旅游達到10億人次,收入達到5千億人民幣,人均花費是大體上持平的。在出境市場方面,預計2009年上半年出境旅游人數2250萬人次,同比增長1%,主要是受啊甲型H1N1流感的影響。入境市場方面,預計2009年上半年,我國入境旅游人數6200萬人次,同比下降5%,但這個數字比全球的數字還要好一些,全球1—4月份國際游客同比下降8%,入境旅游者的人數我們是下降了8%,旅游外匯收入下降了11%,這里面就給我們感覺到整個市場面總量上依然在增長,但是從結構上來看國內市場出境要好于入境。

  另外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現象,消費者消費的錢少了,我們在座的可能也一樣,出境旅游的時候仍然還去,但是路程變短了,這樣我們的消費量變少了。我們現在監測的數據,國內旅游中間65%的是一日游的游客,就是當天要往返的,結果就是不過夜,就沒有住宿的消費,時間上也短了,這是很重要的一點變化。

  在旅游經濟運行過程當中,由于我們一些在景區景點區域消費方面消費券的拉動,導致人數上升但是收入的增幅要小于人數的增幅。我們也在問一些地方,看消費券的來源是什么,消費券的來源如果是政府財政拿的錢是一種算法,如果企業讓利又是另外一種算法,大部分是兩部分結合的,政府拿一部分錢,旅游企業中間讓利一部分,如果是政府拿錢,可以說用政府購買的方式來投入進去,我們認為是值得的,對經濟總量是有促進作用的,相當于政府的集體采購。但是如果是企業讓利,我們想像一下,就像我們每天到北京的百貨大樓、到燕莎、到奧特萊斯買打折的東西一樣,把量擠出去了,所以我們感覺到消費過程中消費更加謹慎了,消費總量上出現了一些短程化、散客化、自助化這樣的趨勢。

  從發展格局來說,東部地區好于中西部地區,很簡單,時間的原因、消費預算的原因,近程旅游增加了,主要的客源是在東部當地游覽,西部地區的客源明顯就減少了。前段時間我也在幾次公開的演講當中談到,現在國家提出發展國內旅游,這是戰略的調整,但是現在我們發現一個現象,地方上海人游上海、四川人游四川,我想到最后可能就圍著自己家轉圈了,這個市場的消費量就會變窄了,盡管人數在不斷流動,但是消費量變小。

  3、企業經營狀況:短暫回暖后又重新跌入低谷。

  總體來看產業基本面的狀況要差于市場的基本面。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剛才我說的消費結構、消費模式發生了變化。旅游者進在流動,一,我的游程變短了,65%是一日游,大量的是自駕游,換句話說不需要住酒店、不需要旅行社,人數盡管在增加,我自駕車要消費汽油、要買保險,但是你注意到這些東西在傳統的旅游業,所以旅游企業感覺到壓力非常大,特別是出境旅游,調查很多樣本企業,有的企業員工放假了,有的企業接待的員工年初的時候,像某一個大型的國字頭旅游企業,年初有20名大學生的招聘計劃,結果甲型H1N1流感一來取消了,對企業的影響面是非常大的。

  從數據來看,我們研究院對企業景氣指數的調查。第一季度的景氣指數為99,到了第二季度企業家的信心指數變成110.5。就是看起來企業家信心還是有的,但是從經營狀況上講,我們感覺到經營入境旅游的旅行社、涉外的高星級飯店、城市的商務酒店,受金融危機的影響非常大。特別外向型經濟,對外依存度比較高的這些地方和這些業態,受到的影響是非常大的。但是我們也感覺到,包括二季度在內,像一些新興的業態和中小企業,反而表現出比較靈活和具有創新的一面。比如像如家、像7天、像攜程,包括去哪兒,像這樣一些企業經營狀況依然很好,抓住了大眾旅游市場。包括像在深圳的創業板反而逆勢狀況中上市了,我想既體現了投資者對這個市場的信心,我想也體現了企業創新在市場情況不好的情況下體制創新的努力。

  總的來說,對企業經營狀況是二季度危機比較重,但是那些面向大眾市場的創新型業態應當說經營狀況依然很好。這就印證了一點,中國旅游產業的發展,只有緊緊抓住旅游市場變動的趨勢,把我們產業運行的基礎建構在中國國民大眾的旅游市場之上,我們才有自己的未來,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順便跟各位媒體朋友交換一下意見,我們國家的旅游企業總體上從入境旅游做起來的,包括我們國家對早80年代初期做旅游業,基本上是從入境旅游做起來這個體系的。當時情況,我們整個社會是沒有配套設施的,所以我們很多東西基本上是自成體系,整個運行就是入境為主、創匯導向、觀光為主、團隊操作,是這么一條經驗下來的。到了90年代中期,我們1993年石家莊會議以后我們發展國內旅游,到1998年我們放開出境旅游,很多企業是沒有跟上這個情況發展變化的。所以導致很多傳統的旅行社、傳統的旅游業態在經營過程中應當說舉步維艱,加上雙重的影響經營狀況更加困難。

  像現在全國的星級飯店,去年年底是16528家,我們的住宿機構超過30萬家,我們的旅行社2100家,這還是浮在水面上的,可能沒有浮在水面上的承包掛靠的旅行社加起來可能翻了3倍、4倍,這個數量就非常龐大了。一方面是供給產業需求面穩定的增長,一方面是供給面超速的增長,導致整個旅游經濟運行出現不均衡的狀態。所以我自己判斷,如果沒有金融危機,可能中國的理由經濟運行體系中的產業面或者產業結構依然面臨著調整的任務,我想通過這次甲型H1N1流感的影響,中期的金融危機的影響,也借此來調整我們整個旅游經濟運行這樣一個格局和這樣一種模式。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