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幼堅:貼心是酒店設計的根本

                時間:2009-08-06來源:外灘畫報 作者:毛小溪
                  

                設計是創造性的發展與人類對于陌生領域的探索過程。由于主要強調設計以及經由設計帶來的情感和體驗,精品設計酒店吸引著注重生活方式的旅者。這些酒店以完備的設施和優質的服務,加之設計的精髓,結合了創造性和實用性以及對于環境保護的重視,滿足了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旅行者在精神和體驗上的追求,讓每次旅行成為獨一無二的體驗。

                  陳幼堅生于中國香港,憑著個人的天分和敏銳的藝術觸覺在設計行業打拼近30 個年頭。在他從業的30 余年中,他帶領公司團隊共獲得本土及國際600 多個獎項,1996 年,被設計界視為“圣經”的美國紐約《Graphis》雜志將陳幼堅設計公司選為世界十大最佳設計公司之一,是唯一獲此殊榮的華人設計公司。2006 年,陳幼堅擔任2010 年中國上海世博會首屆特許產品設計大賽評委主席,2008 年陳幼堅被國家大劇院頒授為視覺藝術顧問。此次陳幼堅受《外灘畫報》“中國最佳設計酒店”評選邀請,擔任評委會主席,為此次評選的專業性提出很多寶貴性的意見。
                  “我喜歡貼心而又低調的設計,”陳幼堅在采訪中強調說,“有些酒店由于過分強調設計而忽視了顧客的舒適體驗,這是一個誤區。”酒店最基本的用途是給外出的旅人提供舒適及生活體驗的住宿地方,隨著時代的發展,單純豪華的酒店已經不能滿足一些追求生活品質顧客群的需求,“設計酒店”的概念才應運而生,但不要忘記“舒適”才是酒店安身立命之本。如有些設計作品中,濃墨重彩地顯示出設計師之個人風格,從而推廣酒店之品牌定位,這絕對是無可厚非。不過對于陳幼堅來說,他喜歡的設計或是其風格卻是“潤物細無聲”,即把自己的風格無形融入到設計之中。


                B=《外灘畫報》

                C= 陳幼堅


                  B: 能談談你對“設計酒店”這個概念的理解么?
                  C: 大凡酒店都會有自己的設計風格在里面,這其中又會分幾種,一種是那種國際知名的連鎖酒店,它們在整個世界的風格都是一樣的,無論你是在亞洲還是在歐洲,只要住到這種酒店里就會體會到它強烈的品牌風格。另外一種酒店也是國際連鎖的,不過它會在它所開的地區根據當地的風土人情做風格上的修改。還有一種酒店是近十幾年很流行的精品設計酒店,這種酒店有非常濃厚的個人設計風格,客房也只有幾十間甚至更少,大都帶有高級公寓式或濃烈現代設計及藝術風格。這就是和傳統的商務酒店最大的分別。精品設計酒店在國外已流行了一段時間,據我所知現在在中國也炒得非常熱,主要針對的顧客群都是以年輕、時尚,追求潮流及具有生活品味的新一代為主。
                  然而,國內“設計酒店”亦出現了一個新趨勢,就是很多酒店均一窩峰以“設計”為借口,在市場上涌現兩種不同的風格。第一種是過分堆砌及以賣弄中國文化元素為設計核心及骨干,出來的效果對于西方人來說,必然是分外有吸引力,并且具有一定的震撼力,但是對于中國人本身卻往往有不倫不類的感覺。另一種則是追趕著國際潮流大氣候,只盲目地追捧及跟隨流行元素,完全忘顧融合及協調性。
                  B: 怎樣的設計酒店是你個人比較欣賞的呢?
                  C:“貼心”和“低調”是我個人非常欣賞的,說起來簡單,但是這兩個元素結合在酒店上卻不是很容易能達到和諧的效果。一家酒店主要的功能是給旅客一個休息地方,最高等級并不是有多么金碧輝煌,而讓人體會到“家”的感覺。而有些酒店的設計往往忽視了這一點,比如我曾經體會過一些富有豪華配套、現代簡約的酒店,外在看上全是具有國際級的水準,但現實卻有另一番體會,給予我“忽冷忽熱”的感覺,仿佛自己身處在家具公司陳列室一樣,完全沒有一種貼心、溫暖的感覺。
                  B: 你如何看待“設計酒店”中的文化元素?
                  C:“文化”是設計界一直很流行的元素,也是很多設計師“尋根”、“探討”的主流手法。“文化”牌如果運用得適當,作品會更歷久彌新,可是有些“文化”元素的運用卻是很空洞的。我見過有的投資方要刻意營造一個文化的氛圍,但實際操作上只是把一大堆真真假假的文化元素堆積在一起,故弄玄虛,抬高其價值,這反而顯得不協調。所以我覺得文化元素還是要謹慎運用,設計師要具備國際視野及深層的文化及生活體驗。這一點某些“精品設計酒店”運用得比較嫻熟,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他們會請不同文化背景的設計師參與整體的酒店設計,為每個房間設計各具特色的主題及生活文化,讓旅客有不同的體驗, 留下不同的回憶。
                  B: 能談談你住過的酒店的哪些細節給你留下過非常深的印象么?
                  C: 多年來,我也到過世界各地不少的設計酒店,比如日本東京、京都,泰國曼谷、里,美國紐約以至歐洲米蘭等等。在眾多酒店中,最令我難以忘懷的卻是日本東京的Park Hyatt,我對這家酒店的感覺好比一對“戀人”享受著初戀的關系。每次來到Park Hyatt,打從踏進大堂、走廊以至房間、餐廳,均給予我“窩心”的感覺。在設計方面,開業至今共超過15 年,仍然沒有過時或老化,時刻也保持“這一刻”的時尚和現代感。
                  B: 擔任《外灘畫報》“中國最佳設計酒店”的評委,你有什么好的感受?
                  C: 能夠成為是次活動之評委主席絕對是我的榮幸。終于有一個媒體能夠對中國的“設計酒店”作詳細及有系統的分類、分析,令更多群眾明白“Hospitality”行業在中國的整體發展近況以及其重要性,這絕對一件好事。我相信只有消費者的體驗才能影響投資者創造出更好的設計及服務。在任何市場上,消費者往往是最具影響力的,他們往往是最大的動力,以提升產品、服務的素質。

                ------分隔線----------------------------